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
当前位置: 首页 信息发布 新闻发布

舟山日报:坐稳国内第一,跻身全球十大,瞄准世界龙头——看舟山这次漂亮的弯道超车

发布时间:2019-08-07       阅读次数:696       来源:舟山日报

7月下旬,商务部传来喜讯:浙江自贸试验区又有4个改革成果入选全国自贸试验区第三批共31个“最佳实践案例”,成为此次入选案例最多的自贸试验区之一。“首创性、差别化”,使浙江自贸试验区走出了一条特色鲜明的改革探索之路,截至目前,已形成34项全国首创性成果,“首创率”位居全国自贸试验区前列。   

  每一项首创的背后,都是在突破着种种“不可能”,都是在解除着条条框框的束缚,都是思想的一次次彻底解放,都是在朝着习近平总书记制定的“从‘把浙江建设成为海洋经济强省’到‘推进海洋强国建设’”宏伟目标的坚定挺进。 

  今天,让我们走进自贸试验区,看看这些“全国首创”所培育的新动能,以及由新动能推动的新发展。  

W020190806428143610111.jpg


30万吨级新加坡籍“雄鹰(EAGLE VARNA) ”号油轮正在舟山册子岛实华原油码头进行油品接驳作业。资料图片  

  弯道中发力:打破“不可能”  

  7月11日晚,马峙锚地,舟山中燃船舶燃料有限公司下属的“舟燃油7”号供油船缓缓靠上新加坡籍海上生活平台“欧洛斯”,开泵为其加注1300吨船用燃料油。 

  一扇新大门又被推开——这是我市首次在锚地为海上生活平台类船舶加注保税燃油。

7月31日下午,“中燃”公司总经理张燕回忆说,20天前的那次加注,很大程度上是燃油品牌的影响力以及有竞争力的价格使船东选择了舟山。

  张燕这番话的背后,是浙江自贸试验区近年来各项制度的不断创新和突破。自贸区成立两年多来,“外锚地保税燃料油受油船舶‘申报无疫放行’制度”等十余项关于油品制度方面的“全国首创”,使新动能轰然喷发,在全球航运贸易低迷之时,舟山却奇迹般弯道超车,成为国内船用燃料油第一加油港,并跻身全球十大,朝着世界保税油加注“龙头”港新加坡奋起直追。 

  不产一滴油的舟山,何来的弯道超车?  

  以常规思维来打量,确实不可能。虽然舟山是国家能源战略储备基地,原油地下管网通达全国,但自贸区成立前,由于制度设限,调拨量无法转为直供量。 

  那么思想能不能解放?桎梏能不能被打破?在新时代能不能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  

  地方政府开始了艰难的探索。

7月下旬,接受记者采访的舟山港综合保税区管委会副主任许琰回忆说:“每艘船都要停下来加油,从而跟进其他服务。当时就觉得在保税船用燃料油经营权方面,可能是一个相对容易突破的环节。”  

  这个“可能”,初看仅涉及“牌照”限制,深层次地看,却是改革进入深水区的一次“破茧”。 

2017年4月,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破茧”迎来了“风正一帆悬”的历史性机遇,而有备而来的舟山,则几乎把所有的机遇接了个正着:2017年6月8日,承接国家首次下放至地方政府的船用燃料油经营审批权限,为落户舟山的4家供油企业颁发了国际航行船舶船用燃料油经营资质证书,此举打破了该领域只有少数企业经营的局面;2017年10月,浙江海港获批保税油经营资质;2018年10月,新加坡协力石油等2家企业获批保税油经营牌照…… 

  接到的每一次机遇,究其实质,都是一项项制度破“茧”的过程,经全球权威的第三方机构“毕马威”评估,截至目前,舟山至少有15项燃料油制度方面的创新为全国首创。   

  2018年,舟山超过上海跃升为国内第一加油港,结算量占全国50%以上。同年,超过美国长滩、日本东京等港口,首次跻身全球十大保税船用燃料油供应港口之列。 

  而今,全国保税油供应体量最大、增速最快、竞争最活跃、通关效率最高,成为自贸试验区金灿灿的新名片。 

  回望过往,相关人士感慨至极:新时代,新思路,没有什么不可能。   

  “全国首创”:带来巨大的改革红利  

  8月1日,“隆众资讯”公布最新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船供油量同比下跌9%,而舟山却同比上涨10.8%,仍稳坐第一。 

  制度创新催生的巨大动能,为自贸试验区带来了一系列的改革红利。  

  舟山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自贸试验区进出口总额、新设内资企业、新设外资企业的全市占比,分别达到了52.8% 、69.5%和75.8%。   

  中国舟山外轮代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廖卓伦告诉记者,“以通关便利化为例,以前办事人员要到多个窗口去排队‘挂号’,还要在海上加油现场来回赶。如今,‘单一窗口’船舶进出境申报系统的启用,大大提升效率,节省运营成本,也能实现多方共赢,提高锚位利用率。” 

  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在自贸区得到了完美落实,通关改革中的“全国首创”,给企业带来了强大活力。   

  在降成本方面,自贸区也是破冰连连。之前,由于受到相关政策制约,我国一直无法实现油品保税调和,导致燃料油成本较高。 2018年7月13日,市商务局向外界发布消息:浙江自贸试验区在全国率先突破船用燃料油混兑调和政策。同年8月27日,完成首票加工贸易项下不同税号船用燃料油品混兑业务。  

  “中燃”公司总经理张燕告诉记者:“出台混兑调和政策,有利于提高国内船用油的竞争力,船用燃料油总体上比之前便宜。”据测算,调和后的价格一般每吨可下降10余元人民币。目前,舟山与新加坡的每吨船用燃料油价格差距已经不足10美元。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个“首次”:今年5月7日,舟山港综保区首次试水船用润滑油保税仓储分拨业务;7月23日,舟山籍加油船“国宏6”轮从中化兴中石油转运(舟山)有限公司期货交割罐提取500吨期货船用燃料油,并直接加注给了马绍尔籍货船“克雷奥斯”轮,国内首单船用燃料油期货仓单供油业务完成……  

  优越的营商环境,则是“全国首创”带来的又一红利。今年4月30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做好自由贸易试验区第五批改革试点经验复制推广工作的通知》,其中属浙江自贸试验区改革试点经验的有4项。主要集中在贸易便利化和事中事后监管领域,分别为国际航行船舶进出境通关全流程“一单多报”、船用燃料油跨港区供应模式、优化进口粮食江海联运检疫监管、优化进境保税油检验监管。  

  “一单多报”实施后,企业办理船舶进出境通关全流程所有业务的平均时间,从16小时压缩到2小时。  

  船用燃料油跨港区供应落地后,从去年开始到今年4月底,已实现跨港区供油233.28万吨。  

  对标新加坡:更大的机遇已在路上 

  体系上的完善与规范,让舟山的供油品牌影响力与日俱增。  

  中石化船供油全球总部、中长燃保税油中心、中油泰富船供油总部纷纷前来落户。同时,世界油品贸易巨头维多集团以合资形式参与舟山保税油市场;新加坡协力石油在舟山的供油业务已取得良好开端,初步构建起新加坡、富查伊拉、舟山的全球供油网络。  

  两届世界油商大会,引起全球业界瞩目。BP、壳牌、道达尔等国际油品巨头对舟山燃料油市场保持密切关注,全球领先的能源报价和分析机构阿格斯从2018年底起对舟山保税燃料油现货价格进行评估,世界燃料油头号定价机构普氏能源也于今年7月推出低硫燃料油舟山价格指数。  

  英国路透社能源记者在《分析中国舟山追赶新加坡国际海事基地的领先地位》一文中指出,根据国际海事组织的规定,新加坡将不得不进口这些低硫船用燃料油, 包括从中国和中东的生产商进口,从而推高成本。“像舟山这样的中国港口将更接近新的合规船用燃料油的生产来源。”新加坡船只经纪公司Banchero Costa的研究主管莱斯钦斯基表示,定价可能会转向变为舟山的优势。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2020年进入低硫油时代,舟山完全可以利用“限硫令”的机遇期提升在船用燃料油业务上的份额,未来供应量超过新加坡也有可能。

目前,我国将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创新自主权,支持自贸试验区在改革开放方面更多先行先试。国内低硫燃料油一般贸易出口退税政策已获财政部等多部门通过,目前已进入等待国务院审批的最后一个环节。   

  更大的机遇,在向舟山走来!

问题解答
咨询建议
留言信箱
官方微信

轻松扫一扫

返回顶部